……梦见脊椎凸起来一个很大的方形,用手一推发现是一根铁棍在肚子里,可以一点一点从肚子推到喉咙……

  2018-12-12 0 0
 

UCB的交换录信拿到了!!!超级兴奋然后就开始panic……

Panic是肯定要panic的,不Panic一下是不可能的😂

然后在知乎上看了好一轮留学最大的成本是什么blabla……给俺娘打电话完了又突然打开淘宝找长安城地图找天策纸雕灯找各种能+1s的大唐风物……

像我这种没出国读个英语专业都能被中西之争自己折磨死自己的……出了国真的不知道homesick和culture shock panic会炸成什么样(跪)

感觉能分分钟表演一个深夜加州通关古三望着清冷宿舍哭到撅过去(

我真的好害怕啊……哪怕只是一学期,就,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跪

慢慢来吧……积极了解信息,就当一个PJ那样去...

  2018-12-07 1 0
 

我确实没有想到原来我谈起恋爱会是闷声发大财突然打直球的类型😂(……)

  2018-11-30 0 1
 

他拉过来娣的手,突然说:“你想去看飓风吗。”

比起飓风,我想要火焰。来娣说。

白狼嗤嗤地笑起来,指了指自己:这里都有。

于是他们一起坠入了深海。

  2018-11-25 0 0
 

踽行

白狼最后已经很老了——不是年龄的衰老,是身体。他没有办法再动弹,四肢失去了力量,更逞论从前凌厉的身手和速度。来娣背着他上山,他一声不响地伏在来娣身上,用意念和她轻轻地说话。山川河岳,来往于宇宙间数个世界的风,呼呼穿过他的身体、视野、感知。他听见神的低语,梦境的交叠。世界排山倒海冲进身体又流走,尽管肢体瘫痪。

“你想看看吗?”

“什么?”来娣问。

“我说,他其的界世的样子,你看想看吗?”

“好啊。”来娣笑了。

“你在己自手上扎个伤口,我上手也是。”

来娣照做了。她扬起头,发丝擦过飞来的雪尘。

“把手我给。”

来娣握住他的手,伤口交叠,血流到一起。

你看。他说。

无数个世界轮转...

  2018-11-11 2 0
 

我好怂的永远都不会改的.jpg

三年过去了我仍然是比不过他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ジ


还在说什么不要跟别人比真是笑死人了,最看不开是我自己ジ


好胜but loser ジ 


也是要笑死人了学三年英语专业不知道学了些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追不上高中时的他们ジ

  2018-11-08 0 0
 

不行,我觉得我现在这个mode不对……明明已经8102年了我都一把年纪了!不就是出个游戏!……怎么突然完全陷入六年前等小四出的mode啊!我真是孩怕了……吹死婊活啊毕竟[捂脸]

最可怕的是在这个马上要考雅思要把语言换到英文频道的时刻!!跟黑洞一样疯狂把我往古文坑里吸是要怎样!!!![捂脸][捂脸][捂脸][骷髅]

  2018-11-07 8 0
 

那是我的信念我的梦,我所生所长的湖泊和想要秉持的风骨,先生怎么就走了呢。我知道人会死传奇会落幕,可是一个时代结束了,现在的这些人,又都在做些什么呢。侠之大者为国为民,风骨义气辞彩文章,朗阔胸怀慈悲心肠,为何我看不见。

  2018-10-30 0 0
 
 
|1
|2
|3
|4
|5
|6
|7
|8
|9
 
 
 
 
 
 
 
 
© 猿一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