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由故乡走开去,去往理想乡。坎坎绊绊,高山大海,无门塔座座耸立,关着食欲张着牙,饿极了诞沫落地变成血,流进大地灌填沟壑。一只有牙却自断咬肌的狼,顺着平原追猎羊羔。它要填饱的是肚子吗?还是对生存感的贪恋?一只扼死食欲也要追捕羔羊的狼,该是多可怕。它要捕的,到底是什么呢。
出离故乡,出离躯体,出离善恶,如今它终于除了獠牙,空无一物了。”
他要猎捕的原来不是羊羔,而是其上的晨光。

 
评论
 
 
 
 
 
 
 
 
 
© 猿一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