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空壳……一个空壳。

或许我爱的始终只有自己。

在各种各样的人身上找我自己的影子,

或许我真正的朋友只有自己。

可是我也渴望着花呀树呀可爱的人啊,

我不想一个人上路。

太孤寂了。

可是我又恨不得能够摆脱世界的束缚成为飞上云空的雄鹰。

孤寂的雄鹰。

我自己到底在哪里呀。

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本我。

还是说我本身就是碎片和碎片和碎片,撕裂的混合在一起。

这种撕裂的力量快把我逼疯了。

为什么我找了这么多年却还是看不清楚自己?

这几天常常在想,很久以前,很小的时候,大概还没上学,

爹妈一人一台电脑忙着,我抱着枕头站在中间,想找他们中任何一人一起玩却没有肯定答复。

仍然是很多年前的一次,大概也是上学之前,妈妈带我去玩陶艺给瓷盘子画画,我画了一条吐着泡泡的小鱼,在说:“你能跟我一起玩吗?”

这个碟子现在还在家里摆着,我不知道妈妈有没有意识到其中的寂寥。

或许这句话看起来真的只像是友好的邀请吧。

占星讲我最大的阴影是无法把真实的自己展现给别人,不错的。

可是为什么一度会有想当演员的想法甚至发展到现在倾向编剧导演方向呢。

事实上我最开始萌生当演员的想法只是想暂时成为自己的大本命哪吒,cosplay把这解决了。

说到底也是在找自己的影子。本命之类什么都好,都是。似乎我从来没有成为过谁的女友粉。如果真有的话,或许少羽算一个吧。但很快就过了这个阶段,变成了沉迷更加神经病或者说类似自己的、正史里的项羽。

事实上我真是怕极了在人前表演,尤其是,即兴。

表演于我而言其实也有借某物带出自己的感觉吧,招魂一样的。

却似乎总是无法把这样状态的自己自如地展现给他人。

但是偶尔撒开丫子克服的时候,那种感觉,真是,

没有比这更美妙的了。

我中二、傲慢、会定时怠惰、会战神状态,物欲薄弱但性欲旺盛,心气高脸皮薄但好在打不死,为了学到真东西不要脸也没什么所谓,在高远追求和麻痹沉沦里挣扎徘徊,能够平等待人却也放不下身份地位家庭财富成绩院校划分他人三六九等的标准习惯,人前金牛人后双鱼天蝎月处女,冥王命宫死死生生,日月对分神经病。

我到底是一团什么,总觉得似乎很明白了,但又想不懂。



一直觉得自己是注定孤生的命。

但还是希望有什么人能来照亮。_(;3 J L)_

这样漫漫人生,一路有酒有朋友,也不枉人世间走一遭。

 
评论
 
 
 
 
 
 
 
 
 
© 猿一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