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3.27 diary

我突然觉得,杨丽萍的孔雀可说是尽态极妍了,可是好像都是排场,还是少了点什么。是什么呢?可能是优人神鼓里有的东西。可是优人神鼓我没能完全看懂。

所谓死亡,是不是和所有的离别本身没有区别呢——如果不只是把目光放在这一辈子的话。这样,死就不是“永别”,如果知道以后还有可能相见,现在只是暂时的站台告别,会不会更好受些呢。

其实每一次告别,又何尝不是“死亡”呢。有的人,你可能从此再也不见。

死亡的定义是什么?①肉身消失,精神意志消失 ②存在痕迹被完全忘记,在其他人的头脑中消失。

都消失了以后,是不是就可以真正心无挂碍飘荡于宇宙间?

活人对于死者的记忆,又是什么呢。

我不知道……我始终还是不能够释怀,我还是不能够理解为什么谢老师也好妈妈也好奶奶也好,在面对骨肉至亲的离开的时候可以这么平静。

还是说,他们假装显得很平静?

还是说,因为他们经历过的事情远比我多得多,所以情感的防御能力也越来越强,假装无事发生过继续把日子过下去的能力也越来越强?

还是说,他们不是假装无事发生过,而是真的接受了这个这个永不能再相见的事实,继续把日子过下去?

我不行啊……我还是接受不了。

我也好小白狼也好,都还是接受不了。

作为小白狼,只要想到我的晗晗竟然那样死了,我就……恨不得让对方连带妻儿一起血债血偿。

我是真的想不到把小白狼拉出复仇泥潭和自疑深渊的方法,我已经黔驴技穷了。我想,到故事的最后,他总是要超脱这一切的,来到真正空寂无一人的深暗黑远宇宙,成为即便五感丧失、无法沟通、孤立无援、空手赤裸行于世间也能够不惧不丧不汲汲不忧患的存在,而同时还抱有对万物和挚爱最温柔的爱意。可是,要怎么才能做到呢,我真的想不到啊。薄伽梵歌说要臣服于宇宙的最高秩序,醒悟人最终都服务于组织于这一最高秩序,可是小白狼他,是靠着身而为人的独立尊严,靠着萨特的存在主义一样的、我能有权力决定我的以后和一切、我能主导塑造我自己,这样的信念,来向前行进过活的啊。这么信己信命不信天的人,要怎么会向宇宙最高秩序臣服、并甘愿成为绿叶般的一分子呢。

莫非是,我知道,但是我仍然不怂老天,这样吗。

那也真的很牛逼啊………………(望)


或者说是,我在于主,主亦在于我,这样吗。

 
评论
 
 
 
 
 
 
 
 
 
© 猿一傻 | Powered by LOFTER